« 眼睛康復 | トップページ | 非常疼痛 »

2013年7月25日 (木)

朋友一家

父親
 
   父 親
   朋友的母親今天下葬,我和幾個要好的朋友去參加。
   我們在一旁看來來往往的人,議論著這個八十三歲高齡的老太太,生前是一個勤勞質樸的農村婦女,在世時遭受了諸多的苦難,用自己的辛勞讓這個小山村走出了第一個大學生,苦盡甘來,在去世前享受了人世間的幾多幸福!老來福啊!
   午飯後裝殮、主事宣讀悼詞時,我不由的留下了淚水。看著這個場合,我自然想起十多年前去世的父親:我的父親一生操勞,是個公認的勞動能手。小時候和父親去地裏幹活,總是趕不上父親的腳步,父親總是督促我快點幹,不要磨磨嘰嘰的不像男人,不要讓人看不起;父親經常教育我一定要誠實,一定做個好人;在我的記憶中,父親沒有閑下來的時候,總是在找活幹,總是想這想那的,總是……父親的品行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刻痕。Hong Kong information security
   望著眼前的情形,看著痛哭的朋友一家,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,為朋友傷心,更是想起我的父親:父親是突然離開人世,給我們一個措手不及,父親前一天還在勞作,所有人都不相信我父親就這樣走了,操勞一生的父親沒有來得及好好享受生活就離開我們,為此我很遺憾,手中的紙巾擦不住我思念的眼淚。父親的影子突然在我的腦海中出現,還是那樣的清晰,還是穿著那一身灰布衫,走路還是那麼匆匆……我愛我的父親!toy storage furniture
   淚眼模糊的我,望望四周,看見有許多人都在抹眼睛,他們大都哭了,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,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,他們一定都有所想!

« 眼睛康復 | トップページ | 非常疼痛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朋友一家:

« 眼睛康復 | トップページ | 非常疼痛 »

無料ブログはココログ

link